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留学俄罗斯的春夏秋冬

作者:pt游戏官网 发布时间:2020-10-27 22:22 浏览次数:

  岁月如梭,转眼间为期一年的在俄学习生活就这样结束了。六月中旬,走出飞舱门实实在在踏上中国国土的那一刻,看着北京机场漂亮气派的新航站楼,不禁感慨连连,回首这逝去的一年——经历很多、收获很大。

  2007年10月22日经过长期飞行的折磨我们身心俱疲,连起码的对未知而神秘国度的好奇与向往都磨灭的一点不剩。刚下飞机时我对莫斯科的印象糟透了:破旧的入境区,简陋的行李提取处,无尽的漫长的等待,低矮的海关入境口,一脸横肉的边关人员,对海关腐败的忌惮以及随行笨重的大箱子——所有这一切都令人厌烦。经历过这一切的折磨我坐上开往普希金俄语学院(以下简称“普院”)的大巴车里,我强睁着沉重的眼皮,打量车窗外躺在街道两边沉静城市的躯体,我思绪飞舞,浮想联翩。我已迫不急待的想要冲进莫斯科的怀抱去感受她,去体会她。

  入夜的莫斯科一片宁静。道路两旁燃着昏暗的灯光,红橙色的,连绵不绝的树林在两边延展,深秋的莫斯科,枯黄的叶子静静悬在枝头。此时的灯光让我想起出发当天凌晨时分我们坐在出租车里赶飞机的情景,那时车外的情景和现在多像啊。恍惚间产生错觉,我自问:我确实已穿越六个时区来到异邦吗——只是偶掠过的俄文广告牌提醒我,是的,这就是莫斯科了。

  莫斯科——这位俄罗斯民族的母亲,这块在俄罗斯人民心中始终无可替代神圣热土,今晚就静静地躺在那里,娴静、优雅,对我这双小小兴奋的陌生的黑眼睛无动于衷,透着那种贵族特有的傲气和自得。

  晚上十一点了我们拖着疲惫地不能再疲惫的身躯来到普院。这里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俄罗斯人的“严谨”和“办事效率”。校方根本没有为我们的入住做好任何准备,逐一核对我们每一个人的个人信息,慢悠悠的安排住处,我这个不幸的人啊就这样被最后一个安排在条件最差的宿舍里--这时已经夜里三点了,距离前一天早上四点赶飞机,我们基本上花一天的时间完成北京到莫斯科的过渡。

  刚跨入寝室区我的心情就变得更加低落和沮丧:破旧的电梯,破旧的地板,斑驳的墙壁。电梯门--以在它关闭的过程中仍可有人不慌不忙进来的速度——慢慢闭合,我们被缓缓送到八楼,看着恐怕是国内六七十年代才有的破旧的门,以及需要很有技巧才打得开的门锁,我已有了“不祥”的预感!打开门,一切都是旧旧的、破破地、烂烂的,地板上铺着地纸,很皱、很旧、很脏、很破,卧室中央地板上还有一个洞。我们被分来和俄罗斯人一起住,开始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到来,所以迎接我们的是窗上的烟卷、抽剩的烟头、喝碗没喝完的啤酒瓶,还有很漂亮的俄罗斯小姑娘浓妆艳抹、香气袭人,最甚是隔壁房间里传出的男人的声音和夸张的狂笑。

  是的,莫斯科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坏透了,糟透了!但是日子一点点过去,我越来越适应,也就越来越喜欢这块与众不同的土地。首先帮助我的是莫斯科美得令人窒息的秋天,而首先使我感受到这种美的是普院校园这块小小的天地。校园里栽着几棵树——俄罗斯最传统跟常见的白桦、花楸和杉树,地上匍匐着密密的小草,秋天这位霸道却天才的染匠,将周遭的一切染上秋独有的金黄,黄色丰富而有层次,显得灵动又富于变化,这种美的背景是暗灰色的天空,那种或许令很多人不快的阴霾与秋天的金黄的搭配令我震撼不已。几天以后我们去中国莫斯科大使馆办手续,大使馆正对面就是一座美丽的公园,那里同样照笼着一片金黄,绿头鸭在湖水中嬉戏、游曳。我深深地爱上了莫斯科的秋,暗忖,或许俄罗斯人性格里独有的忧郁气质与这样的秋是密不可分的。

  编辑制作: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 汤兆志 孙洁


pt游戏官网

©pt游戏官网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